ᕕ( ᐛ )ᕗ Brandon Duval Benn

我能夠為自己、家人、社會所貢獻的三件事

能夠為自己做的三件事

了解自己

在透過自己的慾望和直覺審視自己之前,我花了很多年試圖理解自我以及我在這個世界上的 地位。不明白自己的人生目標是什麼,以及為了實現目標所需做的努力,這讓我感到擔心。 當我每次試圖定義人生目標時,它總是顯得平凡,模糊或愚昧,這迫使我自省。我意識到的 是,我並非要實現特定的目標,而是為了要了解自我。我得出的結論是,一旦實現了目標, 無論我想實現的目標為何,以及執行這些目標的內在動力。

「未經審視的人生是不值得活的」— 蘇格拉底。

我越內省地理解我的基本慾望和直覺,蘇格拉底的話對我的印象越能深刻。從個人經驗中, 當我每次認為我獲得了解時『總是嘗試性的』,就會發現自己以前從未有過的關於自己的事, 便會感到滿意。然後,在這種新發現的基礎上,我嘗試重新詮釋我的基本願望和直覺, 以完善和重新定義我的目標。我想做的是透過審問自己的慾望和直覺以及外部事務狀態並 逐步使它們彼此一致,以減少彼此之間的摩擦,最終追求自己,與自己和睦相處。所有這些 慾望。我認為不會有一個最終了解自己的觀點,但我堅信的是,努力本身就是一種充實的經歷。

用持開放的態度

我覺得自己有義務做的第二件事是始終保持開放的態度。在我的一生中,我經歷了無數種不 同的觀點,信念和想法。在某些時候,我已經確信其中一些是正確的。對自己完全誠實, 我會意識到我持有的某些信念肯定是錯誤的。另一個事實是,我不知道其中哪些是假的。 因此,這兩個無法迴避的觀點的含義是,我必須始終準備好並願意接受這樣的事實:我可能 在很多事情上都錯了。我認為,這是懷疑主義的指導原則,為了我自己的利益,我希望每 當我被提出要認真考慮的想法時,就將其採納。

堅持紀律

最後,對我本人有義務的第三個人要受到紀律處分。紀律的一個常見定義是通過指導和鍛煉 來訓練或發展,特別是在自我控制中。這部分是我要指的,但是我更願意將其表述為:無論 我當時的心情如何,都應該做我應該做的事情,應該做的事情。我並不是在說要忍受痛苦, 而是要認識到自己想在生活中實現的目標並不容易,我必須願意為此付出犧牲。看著樹, 我一定不能忽略森林。我現在正在做的事情都在更大的事情方案中起作用。

自己能夠為家人的三件事

對父母表示感謝

我的家人竭盡全力為我和我的兄弟姐妹提供食物。我的兩個父母都為我們的利益做出了重大 犧牲,他們竭盡全力以他們認為正確的方式撫養我們,將他們的價值觀和道德灌輸給我們。 儘管存在各種缺點,但我仍然非常感謝他們在兒童時代為我們所做的一切,並且對於他們 成年後仍然為我們所做的一切。現在我成年了,我有責任向我的父母保證,這些年來的犧 牲和辛勤工作會得到回報,現在,我成為了他們希望的一切,甚至更多。 小時候,我沒有任何壓力可以達到他們對我的期望,但是根據他們成年後告訴我的信息, 似乎我已經滿足了,即使不是全部,但大多數他們對我的期望。我媽媽放心的是,我最終 在高中畢業後就團結了起來,因為根據他們自己的說法,我是一個沒有靈感的學生。我的 父親是十個孩子之一,母親是兩個孩子之一。在我父母的兄弟姐妹子女的兩側之間,我的 哥哥和姐姐是唯一獲得至少大學學士學位的人。另一方面,我父親很自豪地提醒大家這個 事實。

通過繼續努力工作並實踐我的家庭教養的所有價值觀,堂堂正正地作人,我讓他們知道我 感謝他們教給我的一切,並向他們表示感謝。

照顧家人

在我父母的大部分時間裡,他們都相對活躍和健康,但是近年來,看著他們變老一直令人沮喪。 這提醒人們生活是多麼短暫,必須珍惜生命的每一刻。隨著父母年齡的增長,我希望能夠減 輕他們的不適,並讓他們過上快樂的生活。我希望現在能夠像他們小時候一樣為他們提供食物。

我與兄弟姐妹關係非常密切,而且我無力確保他們的福祉得到最大程度的發揮。如果可以的話, 我會為他們犧牲,而我會努力保持穩定,以擴展未來。他們中有些已經有孩子了,我也想成 為他們孩子的生活。

為未來的家庭做準備

我希望有一天我有自己的孩子。我希望他們有我的成長經歷,也希望自己也有。我希望向他 們灌輸我認為重要的價值觀和道德,例如對自己和他人的責任,如何實踐愛情,謙虛和質疑一切。

自己能夠為 社會的三件事

改善生活質量

作為移居國外以希望繼續我的教育並最終發展我的職業的人,我想要在生活中完成什麼的問 題一直在重演。我們受到成長環境的影響,這在我們重視的事物中起著重要作用,因此, 取決於成長環境和社會經濟狀況起著重要作用。我來自聖文森特和格林納丁斯,這是加勒 比南部的一個小國。儘管這不是一個貧窮的國家,但在基礎設施(主要是技術)方面還有 很多需求。

從很小的時候起,我就一直對技術及其對我們生活的影響著迷。十幾歲的時候,我開始涉 獵自己的小技術項目,當時我認為這將成為人們想要使用的產品。高中結束時,我不知道 下一步該怎麼做,因為我的家人負擔不起把我送去大學的機會,而且我的成績還很差, 所以我懷疑能否獲得獎學金。因此,我在美國國家電信監管委員會(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s Regulatory Commission)申請了實習。在那段時間裡,我對我國的電信基礎設施學到了很多東西, 儘管它對我國人民的日常生活如此重要,但對它的貧窮程度卻感到失望。

與我到達台灣時相比,我對台灣的發達狀況感到震驚,儘管幾十年前情況最糟糕。互聯網 的可訪問性以及依賴互聯網的所有服務如何使公民的生活變得更加便捷,也給我留下了深 刻的印象。我想學習工程學,而台灣是一個理想的學習地點,因為台灣在這方面的發展非 常出色。我希望有一天,以台灣為例,改善自己國家的技術基礎設施,提供一個可以依靠 所有其他技術創新的平台,從而提供可以改善生活質量的便利。

引導青年

仍然困擾我們社會的許多問題是由於缺乏知識或了解。通過指導比我還年輕的人們,並傳授 知識,我們就能打破束縛社會發展的思維障礙。知識確實是力量。我希望在此過程中也要 教那些不接觸某些信息和見解的人,以進一步闡明我自己的知識。

支持有需要的人

由於時間,地點,社會和經濟環境的原因,我們都出生在不同的環境中,並在生活的後來階 段,落在我們身上的很多好運也無法控制。鑑於這一事實,我們應始終對他人,特別是有 需要的人和在可能的情況下支持他們的人表示同情。 我們有時會非常浪費我們的支出,其中一些支出可以分配給需要經濟援助的支持團體或個 人。捐贈是一項值得付出的努力,這將使我非常滿意。

還支持被壓迫和歧視的人。不管是被欺負的孩子,還是受到配偶或公婆騷擾的婦女,無論 是窮人還是智障者,都被社會上其他人所鄙視。我將為那些需要加強人的團結的人說出來。